• 中新网首页
  • 安徽|
  • 北京|
  • 重庆|
  • 福建|
  • 甘肃|
  • 贵州|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河北|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黑龙江|
  • 江苏|
  • 江西|
  • 吉林|
  • 辽宁|
  • 内蒙古|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上海|
  • 四川|
  • 香港|
  • 新疆|
  • 兵团|
  • 云南|
  • 赌博开户

从“一战华工”到华侨的转变——旅欧青田人的升级之路

2017年10月11日 10:29  

法国华工照(法文版)

法国华工照(中文版)

法国里昂火车站附近当年华工居住的房子

华工在火车站做搬运工

华工与法国女人在炮弹制造厂工作

  法国北部的诺莱特村,是欧洲最大的一战华工墓地,这座墓地是英军在原华工营地旧址上修建的,占地面积2650平方米,安葬着842名华工。门楼上刻着“古月”二字,两边柱上刻着一副对联“我欲多植松楸生长远为东土荫;是亦同赓袍泽勋劳宜媲国殇名。

  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受辱于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被迫签订100多个不平等条约。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法、俄与德、奥两大帝国主义集团互咬厮杀,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国家阵线随之破裂,给中国改变屈辱历史提供了一线良机。为争取国家权益,中国北洋政府选择参战,鉴于当时中立国身份,只能“以工代兵”即以华工代替军队。于是,2000名年轻力壮的青田好男儿奔赴法国,为世界和平而战。

  青田是中国南方“一战华工”最大的来源地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此时,西方列强在中国境内均占有租界,享受着侵略成果。新近兴起的日本利用西方列强在欧洲互相厮杀而无暇他顾之际,于1914年“挤”入战争,夺下了德国控制的中国山东,1915年即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诸多事件深深刺痛中国一代有识之士,其中,梁启超发文称:“欧战的打响对中国来说是千载难逢之机遇,中国应善加把握。”经过数次国内权衡和国际外交,中国政府加入了英、法协约国,对德国宣战。彼时,中国是中立国,为避免落入参战争议,确定“以工代兵”方案,输送“不带枪”的劳工,不上前线不参加战争。于是,“华工”这一特殊群体诞生了。

  据笔者查到的相关资料,奔赴协约国的华工有14万人,山东籍华工8万人。法国战争部1922年公布的数字称,一战期间,法国雇佣了31409名来自中国北方、4024名来自中国南方、1066名来自上海和442名来自香港的中国劳工。

  这4024名中国南方华工,竟有2000名来自青田。《青田华侨史》载:“民国6年(1917),北洋政府宣布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英法等国在华招募华工参加战地服务。冬,县政府开展招募工作,青壮年争相报名,共招募2000名,发给每人大洋5圆,新棉衣1套。”青田是中国南方华工最大的“单一来源地”,这在一战历史上堪称“奇景”。

  招募过程大约是这样的:第一天报名。凡来报名皆有膳食。第二天体检。凡检验合格者,即编一号码,并发新棉衣一套。第三天,详细登记,订立合同,拿到一个号码。这号码是在铜片上用机器打上的,卷成近乎手镯形状的圆圈,套在华工的右手腕上,待3年合同期满返国时才能取下。

  在招募合同上,华工分“工人、小工头、副工头、正工头、副翻译兼充正工头、翻译等6个级别”。工人,每日工资1法郎。小工头,管理华工14名,每日工资1.25法郎。副工头,管理工人56名,每日工资1.5法郎。正工头,管理工头4名,每日工资2.5法郎。副翻译兼充正工头,职务薪金标准同正工头。翻译,职务管理工人240名协助工程师,每日工资5法郎。有机械工人,分铁匠、石匠、瓦匠、锤手;有技能工人,分汽船司机夫、锚固夫、轮船司机夫、装卸机器匠,工资是普通华工的2至5倍。

  据推算,当年华工工资是当时青田手工业工人收入的8-10倍。

  青田华工在战场的主要工作

  青田,自清代就有乡民出国,但像这样大规模、有组织出国尚属第一次。这批华工突然“空降”到法国,可想而知有多么不适应。好在法国政府恪守与中华民国订立的合同,将华工分配到战线后方的军工企业上班,部分华工被安排到民营企业干活。这些工厂是军械制造厂,火药厂和造船厂。据《青田华侨史》载,青田籍华工从事“清除道路”“修筑工事营房”、“制造子弹”“掩埋尸体”“扫除地雷”等工作。

  在法国,华工不仅享有与同厂法国工人一样的待遇,还有中国国庆节、春节两个节日的假期。在国庆节、春节等中国节日,华工们还可以改善伙食。法国当局还拟定详细的方案来让管理者知道如何包容中国人的民族文化和生活习俗。据说,法国政府还成立过一个跨部门联席会,专门负责处理外籍工人事务。

  有一则故事讲的是分配到前线挖战壕的事迹,可能也有青田籍华工参与:法国东北前线阿拉斯城,原居民30多万,经过3年的战火早已断垣残壁。只有为数不多的妇孺住在颓垣下面的地窖中,以求乞或卖淫为主。华工在如此环境,冒着空袭和敌人的炮火挖战壕,距离在敌人步枪射程之内,有的相距不过50码。初冬时节,雪花纷飞。天晴化雪之后,战壕内泥泞不堪,无一处干燥,只能站着睡觉,还得分成几组轮班而睡。圣诞节来临,华工们原以为可休息几天,但德国趁机进攻。月光下,一长串的德军坦克车向掩蔽华工的战壕压过来。有华工去找指挥官,发现他们全不见了,回转来时,法国兵、英国兵也撤退了,但华工没有接到相关命令!眼见敌军压过来,华工有人大喊“撤退”,大家这才混作一团后退。华工们用中国方言相互鼓励,在泥泞中摔倒又跃起,一口气跑了20公里,跑回后方。

  在法国西北部56处公墓里,长眠着1791名华工,里面也有青田籍华工。由此,近年来,法国青田侨领们也多次参加中国驻法大使馆举办的“一战华工公祭”活动。

  从华工到华侨的转变

  一战结束之后,一战华工按合同应该陆续遣返回到中国。1919年秋季开始到1922年3月,应召的华工大部分陆续归国。据载,法国有3000多人留下来,主要集中在巴黎里昂火车站附近,并在那里形成第一个华人社区。这3000人中,青田人占了五分之二。据《青田华侨史》,青田华工转成华侨之后,用服役时所获取的报酬与奖金,经营着中餐馆与商铺。20世纪20年代,这些青田华侨在巴黎里昂火车站旁的白玉洛巷4号、8号、19号,拉奇诺巷13号、11号等地,开设百货批发商铺12家。到20世纪30年代,青田华侨开设的批发商铺已增加到18家、小旅店3家。中国抗日战争打响,法国华侨奔走呼告,为抗战捐款,1938年1月1日至1939年7月期间,旅法华侨捐献118016法郎。其中,青田华侨集居的巴黎里昂车站区和歌梅驿区,在1938年头10个月中捐献41157法郎,占总数的35%。

  为什么中国北方华工几乎悉数回国,而青田籍华工欣然从华工转型成华侨?

  随着一战结束,华工们也就失去了之前的特殊身份,生存的稳定性与保障性大大降低。法国政府虽以“功臣”称之,并出台人道政策,如“需就学、就业,政府无条件协助辅导”“可免费到政府各医院就医,可享受清贫救济”“向政府申办任何事务,均可享受优先受理权”,但毕竟要自食其力了,许多来自中国北部的华工领了600法郎补助纷纷打道回国。因为这600法郎相当于他们在国内十余年的净收入,他们拿着这笔钱回到自己原来的儒家文化圈和“务农为本”的生活模式也是划算的。但是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当时正处于“梯山为田,窖薯为粮”,亩产不足267斤,终年不得一饱的时期,华工回归故乡之后,这务农之路根本行不通,不如留下来。再说,青田人早就有了“以商为本”的意识,凭着手工技艺和青田石雕走出故土,经商文化早就刻在基因里。一战结束,青田籍华工就开始形形色色的谋生之路,或转走他国,或拎卖小商品,或进工厂打工,或当餐厅服务员……总之,绝大多数留了下来。

  对于青田这方贫瘠的土地来说,一战华工转成欧洲华侨,为青田此后的“侨乡”之称奠定了基础,“法兰西客”是当时青田民间对“华侨”的代名词。据《青田华侨史》,1920—1925年人数最多将近2.6万人,这现象与这批留法华工有着必然的联系。此后,这批华工及华工直系亲属便自然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青田出国潮的重要引路人,为青田在新世纪前后的全球化经济中分得红利,也为“浙商”出国谋生、创业发展起到了榜样、引领和助力的作用。

  一战时期的青田籍华工与数万华工一起书写了欧洲中华移民史上光彩夺目的一页,青田华工是中华民国政府“以工代兵”政策的忠实实践者,为世界和平毅然远行,为当时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与国际权益的争取,及中国在欧洲社会的形象塑造做出了重大贡献。

[编辑:陈晓慧] 来源:青田侨报
×